资优女儿「剃光头髮自残」才敲醒她!虎妈校长惊觉:孩子自杀怎幺

柠檬小编这幺说

李柳南曾经是学校的名牌教师、出过教育书籍的作家,更积极栽培自己的儿女,

努力推动他们考进名校,以为能够替孩子们铺出一条人生的康庄大道。

然而有一天,成绩优异、还担任学生会长的儿子,

却突然向她爆发满满的怨恨,从此拒绝再上学

文/李柳南

译/黄薇之

►前情提要:受够虎妈压迫!资优儿坚决休学 教养作家崩溃:我这幺好的妈哪找

痛苦的时间不断持续,我也慢慢开始放弃了,但在内心的一个角落里,仍然抓着最后的希望绳索紧紧不放。

女儿和我个性完全相反,她比较像敏感纤细的丈夫,所以我心想「女儿不像我,个性也固执,我还是放弃她吧!」但是我自认为和我极为相似,又聪明了不起的儿子,我可不能轻易放弃。某天回到家里,只有儿子一个人在,我想这是个机会,便试图要和他对话。

「儿子!跟妈妈聊聊。」

「我跟妳无话可说。」

「你怎幺这个样子?不是一两天,而是天天如此,到底为什幺会什幺事都不想做呢?你说话啊!说话啊!」

我像是哀求一般说着责备的话,然而儿子却用兇狠的目光直盯着我说:

「妈,我原本以为妈妈的脑筋很好,但现在看来好像不太灵光,到底是像谁啊?」

这话谁说过呢?那是我在儿子小时候无心说过的话,而现在儿子用同样的语气对我说。瞪着我好一会儿,语气更加兇狠:

「我为何会这样妳不知道吗?要告诉妳吗?」接着用手指着我,「我会这样,都是妳!都是因为妳!妳想想过去是怎幺对我,是怎幺对妹妹的?被压得喘不过气的生活,还算活着吗?爸爸的事业为什幺会倒闭?爸爸为何会变成那样?全都是因为妳,就这幺搞不清楚吗?」

资优女儿「剃光头髮自残」才敲醒她!虎妈校长惊觉:孩子自杀怎幺


▲李柳南校长家里的亲子冲突越演越烈/示意图/Pakutaso

儿子脱口而出的冲击话语,让我几乎昏厥过去,这些话我完全没有意料到,我几乎是放声哭喊着说:「你都说完了吗?你是怎样?怎幺可以说这种话?我是怎幺把你养大的?想去的地方没去,想吃的东西也没吃,想穿的衣服没得穿,想买的东西也忍住没买,是这样把你拉拔大的,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啊?」

然而他的回答却让人更气绝。

「谁叫妳这幺过的?不是妳自己喜欢才做的吗?妈妈要去玩时,我什幺时候抓着妳不放了?妈妈要买东西时,我有抢走妳的信用卡不让妳买吗?从今天开始去玩吧!妳口中说的昂贵家教费、补习费,现在都不用付了,也不用做饭给我们吃,去玩个一两个月回来,有谁会说什幺吗?尽情去玩吧!到百货公司把想买的衣服都买起来,还是要去看时尚秀?没有人会拦妳。」

儿子挖苦我的话,像是把匕首插在我胸口。

听到这样的话,我一股气涌了上来,不自觉的拿起旁边的扫帚揍了儿子几下,正想再多打几下时,儿子一把抓住我的手腕,杀气腾腾的看着我,顶撞着说:「妳又做对了什幺可以打我?我这段日子也累积了不少,今天就来算清楚吧!」

那天,我被比我要高出许多,身高一百八十左右的儿子逼到墙角,该听的、不该听话都听了,我虽然有满腹的话想说,但在这个当下觉得如果再多说一两句,可能就会被儿子掐住脖子或是痛打一顿,我心里盘算「今天的时机不对,完全没有人可以帮我,要是被儿子揍的话,会因为太丢脸而不敢向任何人说。」

此时,儿子突然开始变得可怕了起来,我慢慢后退像是逃命一样,好不容易从大门逃了出去。儘管如此,我还是鼓起妈妈最后仅存的自尊边喊着:「臭小子,你下次就知道了」边往外面逃去。

我整晚都在路上徘徊,想着自己的处境有多幺无语、悲惨,眼泪渐渐模糊了视线,无论我怎幺想,都无法理解自己到底做错了什幺。

*女儿的自残骚动

发生这样的事后,我觉得儿子太恐怖而不敢再招惹他,想说试着挽救一下不像我的女儿,没想到女儿更是不容小觑。女儿当我是个透明人,我问的话完全不回答,甚至连我做的饭也不吃,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,但一个礼拜、十天、一个月里往往都见不上一面。

某天我出公差,比平常要稍微早一点下班,拖着疲惫的步伐,无精打采的走回家。快到家时,不晓得从哪里传来一阵悲痛的哭声,我心想到底是谁这样哭着,倾耳听着,发现是从我家传出来的声音,熟悉的声音就是我的女儿。

资优女儿「剃光头髮自残」才敲醒她!虎妈校长惊觉:孩子自杀怎幺

我担心发生什幺事,吓得快跑回去,家门前已经有好几位邻居正议论纷纷。我急忙打开大门进去,家里一片混乱,女儿锁上了房门,像是动物吼叫般放声大哭,无论我怎幺求她开门都没有用。由于实在太过担心又好奇发生什幺事,我走到屋外爬上椅子,从窗户的缝隙中偷偷查看孩子的房间,映入眼帘的是让我十分冲击的画面。

女儿的房间就像是被炸弹炸过一样,撕碎的衣服和书本散落一地,连坚固的衣柜门都被砸碎,哭着坐在床上的女儿,整个头剃得精光,双手满是鲜血,脸上的表情更是难以言喻。在这情况下,我却满是愤怒,思索着「要怎幺管教孩子,别人才会知道我很厉害」我像个疯子一样使劲敲打孩子的房门。

可是,突然有个念头出现在脑海中,「这样下去我的孩子要是死了怎幺办?万一自杀的话怎幺得了?」

一想到孩子死后我的人生还有什幺意义?我不禁背脊一凉,整个人突然惊醒,恐惧感瞬间袭来。

我收起想训斥孩子的话,回到自己的房间,那晚孩子在她的房里,我在我的房里嚎啕大哭,我整晚都在思索「我到底从何时开始,做错了什幺?」

*本文摘录自《妈妈的悔过书:我是最成功的老师,却是最失败的母亲,一位校长妈妈沉痛的真实自白。》

资优女儿「剃光头髮自残」才敲醒她!虎妈校长惊觉:孩子自杀怎幺

译者:黄薇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