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9月,ELLE跟剧场鬼才蔡柏璋(人称蔡柏)合作了一个艺术×时尚的跨界特别企划,那时,我挺着八个半月的大肚子,跟蔡柏和他的团队们开了无数次会,从早拍到晚,从海边拍到暗巷,深夜还一起到摄影师家里挑片。说是工作,却总觉得有份比工作更深层一点的革命情感。

艺术特企结束后,在交集点之后向左走向右走,我们继续执行着接下来无数个特企,蔡柏也跟蔡依林玩起了跨界合作──蔡柏穿上高跟鞋唱「我呸!」,蔡依林则在舞台上朗诵着罗密欧与茱丽叶。身为剧场最受瞩目的编导演全才,蔡柏其实忙碌的不得了。但在坐月子的时候,我却收到他的简讯,「生产顺利吗?小孩子的照片长怎幺样?」在经历过无数萍水相逢的採访,很难得碰到有这样的受访者,让人觉得温暖。

再忙,也要和你喝杯咖啡

也许就是知道蔡柏是这样的人,所以在读他的新书《排练一场旅行。世界是你犯错的最佳舞台》时,才会特别对他跟旅人的那些相遇觉得感动。有时候,旅行的重点不是在你走过了哪些景点,而是你与人之间相遇的情谊,还有,相遇之后,接续下来的故事。有些人在异地交了朋友,说声珍重再见,心底却知道以后大概也不会再见面了。但蔡柏却说:「这些旅行建立的友情是要积极主动联繫的,就算之后淡掉,我也不会后悔。」他努力把这些友谊的线延伸地很长:「这世界上,没有约不到的咖啡。」即使相隔千里,有时是他们飞来,有时是他去拜访,他们都在相遇后成为一辈子的朋友。

相遇了,然后呢?

在爱上旅行之前,蔡柏说自己也不过是个害羞闭俗的南台湾小胖子。「认识这些人之前,我连拥抱都尴尬、被称讚都浑身不自在。是这些人用一种很暴烈的方式来爱我,他们知道我被拥抱会尴尬,就用力地抱我,像小狗一样把我亲得满脸都是口水。在这之间,我内心的小宇宙跑过好几万轮。想着别人干嘛对我这幺好?我要怎幺做才可以回报?我开始去揣测对方的心思,到真的成为好友之后,又想很多:接下来要怎幺做才可以维持这段友谊?直到后来,我已经很习惯见面拥抱,就像说Hi!早安!一样自然。」蔡柏说:「这些朋友也教会我如何欣然接受别人的好意。因为有时我们太客气,其实是对我们的友谊没信心,因为自己没把握能够用同等的爱去爱别人。」

现在的蔡柏,因为旅行,已经具备了爱人与被爱的能力。他提起前阵子去拜访书中提到的希腊朋友阿希,刚生小孩的阿希,听到蔡柏要去找他,一开始的反应是:「让我先问问老婆,看怎幺安排比较方便……」蔡柏心想:还要问老婆,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!后来他带着怒气飞去希腊,看着这新手家庭被啼哭小孩弄到没得睡的惨状,两个大男人在酒吧把话聊开,才突然有一种领悟:「如果够爱这个朋友,就要跟他一起成长,要嘛就放弃、淡出。而我选择跟他们一起长大。」

这些,都是旅行教会他的事。

旅行让你更认识自己

如今旅行已经变成蔡柏的生理需求、舞台剧创作的灵感养分。他说:「在台湾的生活太忙碌,好像很多事情都不痛不痒,很难遇到揪心的时刻。旅行是对我来说是对身心有益的生活方式。」

在旅途中,他就像个收集者,把这些相遇搅乱后变成故事,然后就变成那些在舞台上让你又哭又笑的角色。

跟他聊完,我暗暗告诉自己,下次旅行可别再装酷了,天晓得,又会有哪些美好的相遇在角落等着妳?

蔡柏璋旅行那些相遇之后的故事

图1.剧场鬼才蔡柏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