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目录[隐藏]作者

2017-12-2211:39

来源: 

博客

作者作者: 

老绥远韩氏

医疗队轶事

医疗队轶事

文革时,市立医院为响应毛主席的“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”的伟大号召,组织了数个医疗队,赴农村巡回医疗。堂姐丽安也经常随同医疗队下乡,为农民看病。她很惊讶武川人的抗病能力,一次,当她们辗转到一个村子后,有个患了非常严重乳腺炎的妇女来求医。那次,她们医疗队下来后走的地方已经很多,看的病人太多,已经没什幺葯了,只好给了她几片止痛片应付。然而,这几片止痛片,竟然把这位妇女的乳腺炎给治好了。

堂姐和我说起此事时,还是感到讶异:几片止痛片就可以治好乳腺炎,真是匪夷所思的。

一次,有一位新来的男医生和她们一起下乡。他发现医疗小分队的医生都不和老乡同住,而是回到公社去住。他就很革命很忿忿的说,党不是号召我们要和老乡同吃同住吗?为什幺你们只同吃不同住呢?!

医疗队的医生们都悄悄笑,不和他理论,也不解释。他就自己到村里老乡家去住了,以示他多幺听党的话,和老乡同吃同住。

第二天早上,这位和老乡同住的医生,早早地非常尴尬地回到医疗队驻地。他说,他一夜没睡。埋怨大家没告诉他这里的风俗。

大家说,谁敢不让你听党的话啊!

原来,那晚他留在村里,老乡把他领回家,让他独自住进一间屋子。屋里很黑,一盘炕,没灯。他脱衣上炕。忽然发现屋里还有人。他问了一声,那边应了一声,声音像是个女的。他藉着月光仔细一看,原来炕的另一头一个裹着被子的年轻女子在睡着。

夜已深,老乡都睡下了,黑灯瞎火的。这位男医生不晓得是怎幺回事,煎熬了一夜没睡。

原来这里的风俗是,家里来了外来男人,是要女人来陪睡招待的。可见那里男人的地位有多高。

这是堂姐亲口跟我讲的。我和堂姐分析猜测这个民俗:莫非是这里偏僻落后,老乡希望有外来人改善人种?

这已是50多年前的事了,现在可能不会再这样了吧?

那时,6·26医疗队贯彻伟大领袖“西医是要学习中医的”的指示,下乡为农民看病主要以中草药为主。院党委也强令西医大夫必须学习中草药知识,当时不仅在医院建起了百草园,种了许多草药,而且还组织西医大夫们停诊上山采草药。那时派到医院来的工宣队副队长老吴也跟着大家学习中草药知识,可惜他学得不精,有点粗枝大叶,虽然也认识了些草药,但并没有十分地把握那些草药的形态特徵。

吴队长知道虎杖又叫“活血龙”,是一味可以“活血”的好葯。一次他回老家探望老娘,就用他学到的草药知识为他娘上山去採集活血龙。遗憾的是他採回家的不是虎杖,而是有毒的博落廻。那可是一种罂粟科的剧毒草药,可用来毒杀粪缸里的蛆。其实博落廻与虎杖的形态差别相当大,不知他怎幺会搞混。他把採回家的博落廻当成活血龙煎成汤给他娘吃了,几个小时后他娘就被葯死了。当老吴回到医院时,手臂上戴着黑纱,但人们没有看出他有什幺悲哀或者内疚的样子--或许他想到的是伟大领袖的教导“要奋斗就会有牺牲,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。”所以看上去仍是很坚强的。

堂姐说,如果老吴同志不被派来她们医院当工宣队员,那他就不会和医院的大夫一起学中草药,也就不会发生把自己的亲娘毒死的悲剧了。